快捷搜索:  as

【中国梦·践行者】“无厘头”之父广州圆梦:想

大洋网讯 说起香港导演李力持,喜欢看喜剧的人肯定不会陌生。他曾被誉为“周星驰御用导演”,在香港电影的鼎盛时期,他们合作推出了《唐伯虎点秋香》《破坏之王》《情圣》《食神》《国产凌凌漆》《喜剧之王》《少林足球》等票房口碑双丰收的无厘头喜剧,至今仍为影迷们所津津乐道。而在缔造了无数辉煌成绩后,李力持开始将重心转移至影视培训领域,并于2008年在香港开办了自己的第一个影视教育片场,干起了“教书育人”的工作。

当时的他也不会想到,十年后的自己可以在内地实现这样的创举。就在今年7月,李力持的微电影教育片场正式落户广州流花展贸中心,他开始频繁地从香港过来广州“上班”,“以前只有像邵逸夫、邹文怀这样的电影大亨才能有自己的片场,没想到我也有机会把片场办到了内地,对此我很感恩。”

近日,李力持在自己的广州片场接受了本报全媒体记者专访。

李力持喜欢与年轻人交流,近年他经常回内地参加活动,如今已能在粤语和普通话两个频道间自如切换;走在广州街头,他偶尔还会有路人认出是以前周星驰电影里面那个“金牌配角”。李力持笑称自己是劳碌命,“我是属牛的金牛座,两只牛加持,更闲不下来。”广深港高铁开通之后,李力持回来广州“开工”的通勤时间大为缩短。早上坐高铁来广州,晚上就能坐高铁回香港,不用每天起早搭车,这让他大呼过瘾。

连投四个月简历终入行

作为导演,李力持被称为“无厘头喜剧之父”,他本人在电影中客串的角色也都是极尽搞笑浮夸之能事。但李力持坦言,自己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其实与影视行业八竿子打不着——货仓管理员。

“我小时候老师给我的评语都是‘为人沉默寡言、性格孤僻、不善于交际’之类的字眼。用现在的话说,我那时就是个宅男。”李力持说。但李力持从小就爱看电影,同时也很爱读各种脑筋急转弯的书籍,脑子里总有很多古灵精怪的想法。

如今回过头看,李力持觉得这种性格恰恰是很多喜剧人的共性。“像卓别林、憨豆先生、周星驰和吴孟达等喜剧演员,他们生活中都是很安静的人,属于思考型人格。”

李力持是利用空余时间报读各种影视类课程,才逐渐入行的。“我学了编剧入门、蒙太奇技巧、电视副导演等短期课程,当时的想法就是我要去电视台工作。”

于是,这位初入职场的货仓管理员就这么壮着胆子给当时香港的两大电视台——亚洲电视(ATV)和无线电视(TVB)都投了简历,“我周一寄信,如果周二他们不回复我就周三再寄一次,周四还不回复我就周五再寄,若还不回复我就下周一继续。”

四个月之后,在李力持向两家电视台寄出超过100封求职信后,他终于叩开了亚洲电视台的大门。“当时去到电视台,面试我的是资深电视人钟景辉先生,我拼尽全力打动了他,得到了在台里当助理编导(副导演)的宝贵机会。”

1984年,离开了乏味的货仓,李力持进入了片场。

TVB三年磨炼成名导

李力持在亚洲电视磨炼了三年,从助理编导一路升到了高级导演,随后跟着当时台里的金牌监制刘家豪一起跳槽加盟无线电视。

在TVB的三年,李力持结识了已经在荧屏上大放异彩的优秀演员周润发、万梓良、吴孟达等人,也遇到了刚从儿童节目主持岗位调至戏剧演员岗位的周星驰。其间,他拍出了一系列脍炙人口的电视剧,其中就包括和周星驰、吴孟达合作的《他来自江湖》《盖世豪侠》。

上世纪90年代是香港电影的黄金时期,透过周星驰的喜剧电影,观众们很快就记住了镜头背后手执导筒的李力持。李力持觉得自己是幸运的,刚从荧屏转战银幕就遇到了优秀的演员和剧本,为自己的事业奏响了开门红。“一开始我的喜剧感并不是那么足,但在工作中遇到像周星驰、吴孟达这样优秀的演员后,你会被深深感染,我的喜剧灵感就是被他们激发出来的。”

投身电影的前十年是李力持最高产的十年,他既当导演也当编剧,偶尔还客串龙套角色,出品的一系列经典喜剧电影中,最为成功的当数和周星驰合作的无厘头动作喜剧系列,风头一时无两。

与周星驰从并肩作战到分道扬镳

回顾那段威水史,李力持觉得每一步都走得“压力山大”。在那十年里,除了公司在票房上跟李力持的团队较劲,作为主创的他和周星驰还要在电影品质上跟自己较劲。

压力无处不在

李力持说:“当年我们拍戏,最多的时间和功夫是花在了彩排上。彩排时我们会仔细留意周围工作人员的反应,如果笑的人不多,证明这个笑点不成功,我们再修改再彩排;直到现场所有人都哈哈大笑。经常是彩排快结束了,周星驰和吴孟达又会想方设法再增加几个笑点。以前的电影只有90分钟,我们希望让每个镜头、每句对白都成为经典。”

在那个年代,香港午夜场电影盛行,李力持说这是最考验喜剧质量的时段。“大家熬夜来看戏,如果你拍出来的内容不好笑,观众是会大声抗议的;如果剧情沉闷,老板就要对内容进行删减了。所以当时对我和周星驰的要求是,不但不可以出现‘尿点’,还要多安排‘拍掌位’,让观众兴奋到拍手叫好,我们的创作压力可想而知。”

为了让所有人都满意,李力持和周星驰使尽浑身解数,每一分钟、每个镜头、每一句对白,都是一点一点去斟酌。因此在《唐伯虎点秋香》《食神》《国产凌凌漆》等经典作品中才会留下那么多爆笑而又令人回味无穷的瞬间。

但在与周星驰合作取得空前成功的同时,外界对于李力持的质疑也随之而来。“当时很多人觉得我的电影成功都是因为周星驰,所以外界对于我的举动也额外关注,都想看我如果不与他合作能拍成什么样。”

这使得李力持有了另一层压力:在没有周星驰参演的作品中,他更要逼迫自己拿出百分之二百的努力去拍电影,而他最终也交出了《黄飞鸿笑传》《十兄弟》《整蛊王》等口碑不俗的作品,证明了自己的实力。

用《喜剧之王》试水影视培训

谈及与周星驰的相识相知,李力持很是感慨。在他眼中的周星驰是一个满分的好演员,愿意花大量的时间去雕琢每一个细节。而在拍完《少林足球》后,周星驰专注于导演事业,李力持则专注于影视培训,曾经并肩作战的两人最终分道扬镳。“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一切都是缘分。”李力持说道。

实际上,李力持早在1998年拍摄《喜剧之王》时已经开始试水影视培训。“开拍前我们搞了一个‘喜剧之王训练班’,办了6堂免费的训练课,对外公开招募喜剧演员,当时来了上百人,我们不但挖掘了李思捷、林子善这样的演员,也培养了一批不错的群众演员。”

《喜剧之王》播出以后广受好评,不少人前来咨询李力持,戏中的群众演员都是在哪儿请来的,“我很自豪地告诉他们,他们都是我们培养的。”

第一次当老师,就带出了备受肯定的学生,这无异于一剂强心针。在那之后,很多香港和内地的高校邀请他去当客座讲师,李力持的工作重心从拍电影向影视培训转移,虽然行程安排比起拍戏更为奔波,他却乐在其中。“通过培训,能让一个本来不懂得演戏的人在镜头前敢于表演,我的满足感很大。”

尽管过去十年里,他导演的作品并不多,但李力持并不着急,在他看来,正能量的动作喜剧需要建立在良好的演员班底基础之上。

将广州视为文化福地

十年后再圆“教育片场”梦

对于李力持来说,拥有自己的片场是入行时就已经有的梦想。

生长于上世纪60年代的李力持深受邵氏电影影响,加上在香港无线电视台工作,他见证了从无线电视艺员训练班走出来的一批批优秀演员,让他坚信影视人才的诞生离不开理论和实践的紧密结合。“TVB有自己的片场,演员们这边刚上完课,立马就进入片场实践,按部就班地磨炼演技,这是最为有效的方法。像周润发、刘青云、梁朝伟、周星驰等都是这样过来的。”

2008年,已经成为资深喜剧导演的李力持在香港元朗创立了第一个对外界免费开放的教育片场,“那里原本是一所废弃的学校,我们将里面的课室进行了改造,搭建诸如警察局、医院、银行、茶餐厅这样的场景,供学生学习和拍摄。同时我们也搭了一条假的旺角街和假的元朗地铁站,经常会有不明真相的游客误闯进来,时间久了也成了一个旅游打卡的景点。”

几年后由于该区域进行房地产改造,李力持的第一次尝试宣告结束,但建片场这个想法已在他心里生了根。

2017年经友人介绍,他认识了广州的正凯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双方一拍即合,今年7月,由李力持创办的内地首个平民微电影教育片场正式开业,李力持在十年后再圆片场梦。

李力持决定将自己的事业下半场投入到广州。“广州位于粤港澳大湾区的核心位置,现在从香港坐高铁过来也很方便,我希望我的片场可以起到一个桥梁的作用,将更多有才华的年轻人聚集到一起,创作出好的作品。如今拍电影的门槛低了很多,但无论是拍摄电影还是微电影,首先都要有基本功,功底要扎实。这也是我建立教育片场的意义所在。”李力持感慨道。

想当内地和香港的文化桥梁

言谈中,李力持毫不掩饰自己对开心麻花团队的欣赏,“我最初也很好奇,为何他们没有大腕明星加盟,作品的喜剧感却能够那么强烈?后来了解到他们本身就是一个剧团,每次表演都是历经无数次的彩排和修改,所以呈现出来的作品节奏感很好,搞笑的风格很统一,这给做电影的人很多启发,也让我坚定了把自己的教育片场做好的决心。”

在李力持的内心深处,也始终都在向自己的偶像看齐,“我希望像邵逸夫先生一样,建立自己的片场,培养一个属于我的班底,然后我就可以决定拍什么电影,怎么去拍,可以充分地进行彩排演练,不受外围因素干扰,百分百地投入到拍摄和创作中,这也是拍电影本来该有的样子。”

实际上,李力持在广州的培训工作从年初已经开始了,由他培养出的学生在片场开业之际交出了一部名为《龙套王》的微电影作品,一如既往的无厘头搞笑风格得到了业界肯定。“‘无厘头’的核心价值是励志,是讲小人物的奋斗。无论是《唐伯虎点秋香》《食神》《喜剧之王》还是《少林足球》,无一例外都是以小人物从一开始的卑微到最后逆袭,形成意料之外的反转。”李力持这样定义“无厘头”喜剧。

李力持说广州是一块文化福地,而他也希望能充当内地和香港的文化桥梁,借由广州片场的建立,将当年的喜剧文化在内地再次发扬光大,“虽然目前教电影是我的核心业务,但电影还会继续拍,拍喜剧我永远都不会放弃”。

文、图/广报全媒体记者蔡凌跃 罗嘉妮(署名除外)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